央企高管薪酬改革正进入实质性阶段。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由人社部牵头、财政部等部委参与的对央企主要负责人的薪酬调整方案初稿已经草拟完毕并开始征求意见。该方案的一个主要建议是:将央企、国有金融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削减到现有薪酬的30%左右,削减后不能超过年薪60万元。

  如果上述薪酬调整方案获得通过并实施起来,意味着大部分央企高管的薪酬都将有所降低。中石油等拿有超百万年薪的高管,薪酬将下降到36万元-60万元,中石化等年薪近百万的高管,薪酬将下降至30万元-60万元。而平均薪酬较高的金融企业高管薪酬削减数额最大,国有大行高管年薪将再下一个台阶,与其他股份行的高管收入差距也会进一步拉大。

  《第一财经(微博)日报》今日报道称,一位参与新一轮央企薪酬改革方案设计的人士表示,对部分央企负责人限薪只是此次央企薪酬改革方案的一小部分内容,限薪的对象主要是国有公益、垄断以及行政任命类的央企负责人,对于央企竞争性行业职业经理人仍然要随行就市,实行市场化的薪酬。

  央企限薪非一刀切 三类高管薪酬将收紧

  8月18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部署央企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吹响了央企高管薪酬改革的号角。

  会议审议了《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要求逐步规范国有企业收入分配秩序,实现薪酬水平适当、结构合理、管理规范、监督有效,对不合理的偏高、过高收入进行调整。这是多年来中央管理企业高管薪酬调整的一次大动作,表明央企改革进入到触及利益的实质性推进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改革对象的主体被明确为“中央管理企业”,除了国资委监管的113家央企外,各部委管辖的20余家金融企业以及中央部门(单位)管理的100多家非金融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集团型企业都将纳入其中。

  一位参与新一轮央企薪酬改革方案设计的人士表示,“方案从没有提出要一刀切,不是所有人的薪酬都会往下砍,也不可能都降到30%”。他指出,限薪的对象主要是国有公益、垄断以及行政任命类的央企负责人,“如果央企负责人是没有行政级别的职业经理人不会受到这个政策的影响,市场是什么价格就应该给他们什么价格”。

  差异化薪酬分配制度是这次央企主要负责人薪酬改革的方向之一,“改革的目的是要改那些不合理的收入,而不是削减合理薪酬,最终建立一种新的机制”,上述人士说。

  早在2009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六部门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的指导意见》,国企尤其是一些垄断企业不仅其主要负责人的薪酬被规范,下属企业以及员工的薪酬也得到限制。不过,上一轮改革在央企负责人的身份定位上并没有突破。

  一位薪酬领域的专家表示,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涉及到所有国企领导者的身份问题,如果是市场的人就按照市场价格走,如果属于国家雇员,代表政府出资人的身份,就要按照行政序列走。

  “现在的情况是,这部分人身份界定混淆,行政化身份拿着市场化工资,两头的好处都占了。有些人在央企拿着高薪干几年,又可回到体制内再当官员,这种‘两头转’的情况引发了很多问题。”他说。

  从当前央企负责人的薪酬水平看,市场化和行政化的负责人在薪酬待遇上已经存在差距。《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指出,新一轮改革已提出以身份对央企主要负责人的薪酬进行分类调控。

  五大行高管年薪或将告别百万时代

  这次薪酬制度改革,触动利益最大的群体将是金融企业高管。

  根据《财经》独家获得的消息,由人社部牵头、财政部等部委参与的对央企主要负责人的薪酬调整方案初稿已经草拟完毕并开始征求意见。而计划草案中最为引人关注的建议为:央企、国有金融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将削减到现有薪酬的30%左右,削减后不能超过年薪60万元。

  根据这样的规定,平均薪酬较高的金融企业高管削减数额最大。本来年薪就要比同业更低的国有金融机构高管,或将迎来新一轮的降薪。

  查阅去年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年报发现,去年五大行高管年薪多处于在90万-115万区间内,均超过上述60万元的年薪上线。

  工行2013年年报显示,该行董事长姜建清已支付薪酬税前为87.9万元,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企业年金及补充医疗保险的单位缴存部分为25.8万元,税前合计总薪酬113.7万元。行长易会满税前合计总薪酬103.3万元,监事长赵林104.2万元。

  建行2013年年报显示,该行董事长王洪章税前合计112.9万元,行长张建国110.9万元,副行长朱洪波98.2万元,副行长胡哲一98.2万元。

  农行2013年报显示,该行董事长蒋超良税前薪酬113.36万元,行长张云105.91万元,两位副行长薪酬均为92.96万元。

  另外,中行2013年年报显示,该行董事长田国立税前薪酬77.71万元,行长陈四清99.69万元,副行长李早航102.84万元。

  不过,尽管年薪在同级国企中,金融国企高管收入较高,但实际上同为银行,国有银行高管收入与股份制银行相比,可谓相形见绌。股份制银行的高管往往年薪比国有银行多出数倍,如去年平安银行行长邵平的年薪就高达833.26万,民生银行原董事长董文标(微博)年薪为530.63万元。

  若按照上述财政部的征求意见稿改革方案,国有大行高管年薪将再下一个台阶,与其他股份行的高管收入差距也会进一步拉大。

  事实上,由于饱受诟病,国际上对金融高管限薪已形成趋势。在中国,国有银行的“特殊身份”和高利润、高薪酬的特点更时常引发争议。

  银监会2010年发布《商业银行稳健薪酬监管指引》,被业界称为“限薪令”。去年7月,银监会又发布《商业银行公司治理指引》,明确提出,如果商业银行资产质量或盈利水平明显恶化,将严格限定高管绩效考核结果及薪酬。

  而对于此次从“限薪”到“降薪”,多家银行的内部人士昨日均表示,还没有听说过相关的调整方案。而银行高管的薪酬一般由固定薪酬、可变薪酬、福利性收入等多个部分构成。“如果只是涉及固定薪酬的部分,影响就会小得多。因为包括绩效薪酬和中长期各种激励都属于可变薪酬。”

  中石油中石化高管薪酬改革后或降半

  除去平均薪酬较高的金融企业,以高收入高福利著称的“两桶油”也将在本次央企薪酬改革中受到巨大影响。《证券日报》今日报道称,中石油去年13位高管的平均年薪达84万元,中石化12位高管的平均年薪达77.5万元,若改革方案实施后高管年薪或降半。

  中石油2013年年报显示,其董事长周吉平在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为121万元,执行董事、副总裁廖永远年薪为112万元,总裁汪东进年薪为106.6万元。

  除了上述三位高薪高管,中石油其他9位高级管理人员2013年的平均年薪为74.5万元。其中,副总裁孙龙德的年薪为89.4万元,副总擦刘宏斌的年薪为85.5万元,财务总监于毅波的年薪为79.7万元。

  包括董事长等在内的中石油13位高管平均年薪为84万元。

  相比中石油,中石化的高管年薪相对较低。根据中石化2013年年报,总裁李春光2013年的年薪为99.32万元,三位高级副总裁的年薪均为99.32万元,还有一位高级副总裁戴厚良的年薪为98.9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两位副董事长王天普和张耀仓均不在上市公司领取报酬。

  年报显示,中石化财务总监王新华2013年年薪为62.86万元,副总裁张海潮年薪为65.36万元,副总裁焦方正年薪为63.47万元。包括副总裁、董秘在内的7位高管去年的平均年薪为62万元。

  而如果将上述总裁以及高级副总裁等全部高管包括在内,12位高管的平均年薪是77.5万元。

  如果按照上述央企主要负责人薪酬调整方案,央企、国有金融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将削减到现有薪酬的30%左右,削减后年薪不能超过60万元。

  这意味着中石油等拿有超百万年薪的高管,薪酬将下降到36万元-60万元,其他年薪不足百万的高管薪酬也将骤减;而中石化等年薪近百万的高管,薪酬将下降至30万元-60万元。

  股权激励试点有望近期启动

  数据显示,2010年和2011年,国资委下属的央企负责人平均年薪在65万至70万之间。

  长期以来,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享受着行政化的待遇。这些企业高管除了享受企业的正常待遇外,还存在着相当多不合理的职务消费。而仅在工资待遇方面,央企高管的待遇增幅也明显超过普通员工待遇增幅。更有甚者,部分央企高管的薪酬的高低与公司业绩无关。即便是公司出现大幅亏损,业绩持续下滑,高管依然稳如泰山,薪酬非但没降,反而呈现跨越式增长。因此,央企高管薪酬一直为人诟病,广受争议。

  由人社部牵头、多部委组成的央企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调研从去年上半年就已开始,调研范围囊括了所有中央管理企业,包括金融机构。这次出台的薪酬制度改革,就是要缩小不同领域央企主要负责人之间的差距,拉平金融和实业的薪酬水平。

  而事实上,此次改革不单单只是限制薪酬,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股权激励。

  《财经》杂志称,随着薪酬调整方案的出炉,暂停近五年的金融类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高管和员工股权激励也有望近期内正式启动试点。

  据《财经》了解,由财政部主导的国有金融企业员工股权激励计划的相关方案已经完成最后一轮征求意见,即将正式试点。这份计划主要看点是,为发挥对国有金融机构从业人员的长效激励机制,将对国有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实施股权激励计划,计划推行用国有金融机构从业人员一定比例的薪酬购买所在公司的股票,从而达到持股目的。试点成熟后,将在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中全面推开。像民生银行这种民营机构并不在试点范围之内。

  2006年,中国财政部和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宣布了一项试验性计划,允许国有上市企业对雇员提供股权激励。但在2008年,财政部又下达文件,禁止国有金融类上市公司开展股权激励。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和“新国九条”明确推进员工持股计划,“新国九条”更是在“推动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的段落之后,明确要“允许上市公司按规定通过多种形式开展员工持股计划”。

  股权激励能否抵消限薪带来的影响?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微博)认为,由于目前股权激励的份额以及考核方式尚未出来,很难判定改革后高管收入的影响。

  而银行人士也表示,对国有金融类企业实施股权激励的做法在当时引起很大争议,股权激励本身的作用是锁定高管层对企业长期尽职的工作,但大行的高管层多数仍是行政任命产生,激励的作用能否落到实处很难说。即使这一政策能够实施,最终的方案也会“很复杂”。

  知情人士透露,财政部将率先在银行领域启动试点,交通银行、中国银行有望成为首批试点机构。

  人社部或牵头落实改革方案

  自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了《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等内容之后,各地行动也是立竿见影。

  《京华时报》消息称,上海率先公布《关于进一步深化上海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打响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第一枪”,随即就出现了甘肃、山东、江苏、云南、湖南、重庆、天津、四川、湖北、江西、山西、青海、北京、广东等省市陆续跟进的场景,多地在方案中提出,将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国企领导薪酬水平,并明确了提高国企红利上缴比例的时间表。

  另据媒体报道,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或将牵头落实《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而国务院国资委将负责牵头落实《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

  有专家表示,无论限薪还是降薪,都只是改革方案的一部分,规范央企收入分配秩序要实施的无疑是组合拳。比如在减薪的同时,落实薪酬激励机制。财经评论员叶檀(微博)表示,央企负责人薪酬多少合理,不是个定数,只要有利于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提升企业盈利能力,就是合理的。

  央企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制度调整,亦是一系列改革的第一步,未来还将对央企主要负责人的工作职责进行明确,具体负责企业运营的管理人员则要以市场化定价原则招聘,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中管干部则主要以股东代表的身份负责对企业的看护。业内人士表示,已经有央企开始构建董事会和管理层分离的公司治理结构,为薪酬改革奠定了基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