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制的贷款投放需求正随着流动性的改善得以迅速释放。

  上证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7月首周四大行贷款投放异于往常,大增近1700亿。这一异常被视为是基于6月底贷款投放被压制的强劲反弹。

  被压制的投放强劲释放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说,通常6月银行会有冲贷款规模的动作,到了7月会因储备项目所剩无几而减缓贷款投放,但今年情况特殊。

  “今年6月流动性紧张局面罕见,银行获得头寸能力减弱,同时又有满足季末存贷比的要求,在存款增长乏力的前提下,银行自然要压制贷款的投放,也因此,7月随着季初流动性的改善,贷款需求又可能得到集中释放。”连平说。

  申银万国证券分析师倪军通过调研获悉,四大行7月首周贷款投放较以往季初快速,是上季末流动性压制贷款投放带来的月初反弹,同时也因表外信用转至表内所致。

  记者获悉,从6月情况看,四大行新增贷款投放仅约2700亿,其中最后一周负增长约230亿,投放低于市场预期。

  记者从银行一线获得的信息显示,6月末各银行贷款额度颇为紧张,但7月初已有较为显著的变化。

  “总体来说,由于‘钱荒’的问题,6月底银行贷款投放较少,但7月初,几大国有银行又催着我们赶紧上报项目。”

  一家与众多银行有合作关系的担保公司负责人告诉上证报记者。该人士认为,这一局面的出现不足为怪,因为额度相对紧张,月初各省分行都在抢占额度。

  “以四大行7月首周投放近1700亿以及存款下降超7000亿计算,估计首周全行业信贷投放应该达到3500亿,存款负增长1.3万亿。”倪军说。

  7月初四大行贷款投放虽异常却不难理解,同样不难理解的是,四大行7月首周存款伴随贷款的大幅猛增而大幅下行。知情人士透露,7月首周四大行存款流失超7000亿,这一大幅流失不意外,因为银行存款通常会在季末大增,季初大降。

  记者了解到,6月四大行存款最后一周增加1.5万亿,全月四大行存款增长1.23万亿,不过这一增量低于去年年底1.4万亿,更低于今年一季末2.3万亿的增量。

  6月金融机构新增贷款约8000亿

  倪军还预测,基于6月底银行有压缩贷款投放的判断,6月金融机构整体信贷投放在8300亿元左右。

  目前市场较多预期6月金融机构新增贷款在8000亿左右,这意味着今年二季度信贷投放可能远低于一季度。

  今年一季度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为2.75万亿,但4、5月金融机构新增贷款投放合计仅增长1.46万亿,以6月8000亿投放计,二季度较一季度将少增5000亿左右。连平说,现已考虑调整全年信贷投放预期,此前他预期全年信贷投放在9-9.5万亿,但现在预期为8.5-9万亿。

  【调查】浙沪小微企业信贷现状调查

  在走访了当地银监局、商业银行和部分企业后,记者发现,作为长三角地区经济体系“毛细血管”的小微企业,仍然面临着很多困难和不确定性,也导致小微企业信贷需求萎靡。但记者也看到,监管和金融机构通过创新服务手段,仍能够创造出有效信贷供给,从而打开金融服务小微实体的空间。有识之士呼吁,在商业银行高拨备的情况下,应提高对不良反弹的容忍度,避免因过度考虑风险,而在服务小微企业方面裹足不前。

  【风险】对不良反弹容忍度仍需提高

  记者调研发现,在信贷投放过程中,尊重市场、与行业内专业性组织合作、金融服务创新多、产品灵活的投放领域,其不良贷款率往往也控制得好。

  【动态】央行规范银行卡收单业务 线上线下一并纳入监管

  《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兼顾商业银行和支付机构两类收单主体及其与特约商户、发卡银行、银行卡清算机构等参与主体之间的责权利关系,对从事收单业务的两类收单主体一视同仁,以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和各参与方合法权益。